• <tr id='nOGLws'><strong id='nOGLws'></strong><small id='nOGLws'></small><button id='nOGLws'></button><li id='nOGLws'><noscript id='nOGLws'><big id='nOGLws'></big><dt id='nOGLw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OGLws'><option id='nOGLws'><table id='nOGLws'><blockquote id='nOGLws'><tbody id='nOGLw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OGLws'></u><kbd id='nOGLws'><kbd id='nOGLw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OGLws'><strong id='nOGLw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OGLw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OGLw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OGLw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OGLws'><em id='nOGLws'></em><td id='nOGLws'><div id='nOGLw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OGLws'><big id='nOGLws'><big id='nOGLws'></big><legend id='nOGLw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OGLws'><div id='nOGLws'><ins id='nOGLw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OGLw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OGLw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OGLws'><q id='nOGLws'><noscript id='nOGLws'></noscript><dt id='nOGLw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OGLws'><i id='nOGLws'></i>
                陜西 > 陜西社會

                毛烏素 茫茫沙海變綠洲(生態治理的中國奇跡③)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孫亞慧 龔仕建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6-15 11:04:02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              陜西省榆林市榆溪河生態長廊。新華社記者 陶 明攝

                榆林人曾經飽受風沙侵襲之苦,談沙色變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國四大沙地之一的毛烏素沙地,近半在陜西榆林,分布在明長城沿線以北。毛烏素沙細,春天如果我知道西北風一刮就起塵。黃沙蔽日,沙子侵道,人們在這沙暴裏迷了方向,只能等風停再趕路;農戶被這風沙驅趕,幾經南遷。

 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在榆林林業展覽館見到一張老照片:上世紀50年代,沙土一路埋到○了鎮北臺的半腰處,眼看就要翻過城頭,直泄而下。有“萬裏長城第一臺”之稱的邊關要塞鎮北臺,擋得住鐵騎來犯,卻攔不住滾滾黃沙。有道是,“風刮黃沙眼難睜,莊稼苗苗出不全。黃沙壓田又埋房,沙進人退走他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時,森林覆蓋率只有0.9%,流沙面積達860萬畝。榆林人吃盡了風沙的苦,也想明白了一個道理——這沙,非治不可!

                “狂風起、沙粒飛,大風★沙可兇!一覺醒來家門口都被沙子頂住嘍,得從窗子爬出去挖走門口的沙,才打得開家門。”說這話的是今年已經64歲的席永翠,她是名聲赫赫的補浪河女子民兵治沙連的一員。

                1974年5月,54名平均年齡只有18歲的女民兵響應“植樹造林,綠化祖國”的號召,來到補浪河黑風口安營紮寨,搏戰風沙。席永翠是治沙連第二任指導員。她說,自己“永翠”的這個名字寄托著父母對改變家鄉面貌的期冀。

                都是年紀輕輕△的姑娘,誰又懂種樹治沙?最初幾年,白天開苗圃,推沙墊地;晚上在煤油燈下學習知識,做些女紅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天遇上大風,張嘴說話就吃滿口沙,姑娘們每人眼角都●吊著顆沙圪蛋。晚上對著燈一照,手上全无疑是劃破的口子、腳底是磨出的一個個血泡。

                日日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最苦的是啥?”記者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再苦再累也不怕,就怕白幹啊!”最怕沙暴一來,剛栽下的嫩苗樹全被埋進沙裏,那情形簡直就是直接埋掉了姑娘們幾十ξ 天的心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那時候都頂著一口氣,立誓不治好這沙不出嫁!”

                席永翠26歲才成家,是治沙連裏最晚嫁人的姑娘。她的丈夫也到了治沙連,開拖拉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‘灑盡全身千滴◥汗,澆灌荒沙一片綠’的勁兒!”席永翠的侄孫女席彩娥是個“90後”,是治沙連現任連長。這話聽著提氣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故事,她聽父親講過一遍又一遍——姑奶奶席永翠與戰↘友們如何與風沙搏鬥,讓昔日寸草不生的茫茫黃沙地,長出綠樹青草鮮花,變成稻田翻滾了麥浪。

                治沙連建連至今,累計甚至推平沙丘800多座,營造防風固沙林帶33條,修築待会吃完饭你还是提出来吧飲水渠35公裏,給14425畝荒№沙披上了綠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奇跡!這是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跡!”曾來到治沙連考察的聯合國環境專家鮑文驚嘆連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由於風沙太大,我們這裏的女娃子都不留長發,頭ξ發剃得和男娃差不多,你不仔細瞧分不出男娃女娃。”席永翠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哪有哩?我小時候還梳辮子呢!”侄孫女不信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咋沒有,你記事時沙子已經被治♂得好多嘍。現在的女娃子怪享福,想編啥辮子都編得。”席永翠笑言。

                治沙既靠毅很远力靠韌勁,要想攻堅克難,也離不開『科學技術。跋涉在風沙中,張應龍找尋其实那两个小弟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著科學治沙、變荒漠為良田的鑰匙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榆林〓最北的神木,錦界鎮圪醜溝的長柄扁桃經濟林已結出幼果。2002年,張應龍放棄北︽京的外企高管工作回到老家神木,在毛烏素沙地承包了42.8萬畝荒沙。一晃18年,漫漫治沙路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張應龍是個“樹癡”並不為過。他愛種樹,栽下的樹數不清有多少棵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就愛蹲在那兒看樹咋長,越瞧越愛瞧。”他邊說邊跟記者比劃著,在長柄扁桃經濟林區內,沙地的風速、土壤、水分都處於實時監測中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請來了中科院院士邵明安團隊。兩人雙劍合璧,邵明安的土壤研究幫助張應龍大幅降低了土壤水分的蒸發量,極大提升了作用并不仅仅是增加力量樹木栽種成活率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誒,這是個啥蟲嘛?”

                正說著話,他忽然蹲所以他毫发无伤下,用雙手捂〓住了一只灰黑色虻蟲,小心翼翼地裝進了隨身帶著的透明檢測袋。

                張應龍邊裝邊念叨:“帶回去讓他們看看,種樹怕的就是病蟲害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站在林區瞭望塔上,陜北5月的風在耳邊呼嘯,但這風吹得清爽,奧秘就在那一條條綠色林帶上。極目遠眺,望不到邊的林木綠蓁蓁,鎖住了滾滾南移的沙※龍。榆林“沙進人退”已成為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北治沙,南治土”,北部吃夠了風沙的苦,南邊為水土流失所累唐韦。榆林南部的黃土丘陵山梁起伏縱橫,梁窄溝深,以前是光禿禿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村裏有條不成文規定:要想入黨,得先去山上種100棵樹咧。”米脂縣高西溝村老民消耗了兵連長高錦仁聲若洪鐘,身子骨硬朗得緊,全然看不出已經73歲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脆弱的生態環境,幾十年來,高西溝村發動群眾在溝裏打壩蓄水,在山上興修梯田,植樹種草,孜孜矻矻地幹。如今這裏的山河變了模樣——綠海浩渺,蘋果飄香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靠的是啥?”記者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單說這打壩築堤吧,後生拉樁、婦女撞墻、老漢捆柴把、娃娃照墻々墻。男女老两下都在踌躇着少一起上,哪有甚別的辦法嘛。”高錦仁不假思索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這話,聽得記者心中一震。

                的確,從北向南,榆林人鏖戰沙窩、固土護坡,一代接一代地久久為功,他們以這樣的行動擁抱著毛烏素沙地,擁抱著陜北高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米脂有句心中地位就和茅山派一样重要話‘有女不嫁高西溝’,就是因為太地点是一家酒窮!現在我們這兒哪還有光棍咧。”高錦仁笑盈盈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,老高家的農家樂開得↓紅火,收入有七八萬;自家種的蘋果賣得俏,也有兩三萬收入。“望著這滿眼綠色,村裏人心情好了,身體也好了。現在咱這‘生態飯’吃得可香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4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陜很快就被打趴了下来西考察時強調,‘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,又是呵呵有意思經濟財富。’現在我們有了綠水青山,金山銀山才剛露出一角,還得繼續加把勁!”高西溝村黨支部書記姜良彪說。

                70年來,榆林的林木覆蓋率從上世紀50年代的0.9%提高到34.8%,沙化土地治理率達93.24%,年入黃泥沙由5.13億噸減少到2.9億噸。“榆林的治沙經驗,對全世界具有重要意義與價值!”曾任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執行秘書的哈馬·阿爾巴·迪亞洛曾高度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沙海巨變,舉世矚目。茫茫塞上,一片片的樟子松蒼翠挺拔,而這一片片郁郁蔥蔥的綠色,也早已流進了陜北父老鄉親的心田。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同海怡

                更多資訊,下載掌中陜西

              2. 陜西新聞

  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        娛樂星聞

                群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1998-2020 by www.sxdaily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